夕初月鸢

头像源椰子老师。背景源蓝子老师。

是个喜欢OldBa1的人。

是个兔耳控。双马尾控。
型月接受部分bg,乙女向。‖高文过激推
凹凸安艾‖安迷修过激推
TR石青,三日石‖婚刀石切丸
aph主瓦修,越妹←最近沉迷越妹

【石青】被拿走的害羞[下]

简单粗暴的完结了!有生之年我竟然写完了一篇文。给自己鼓个掌。(靠)
咳正经,因为是短篇所以我定的时间线跳的比较快,如有不适非常抱歉——。[注意是短篇。]
会看情况更新番外,因为这也是自己入坑以来第一篇石青文,所以有很多的地方不足在这给大家道个歉,请随意挑错,会努力改正争取下次写得更好,以上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从那天的事情之后,石切丸看上去虽然像个没事的人一样,但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那就是他不会害羞了。
即使在他面前说了很多曾经让他羞红满面的事情,石切丸也只是愣了一下随后便笑着说道。
“思想污浊,看来需要祛秽一下比较好哦。”
那些经常对石切丸说害羞事情的同学吃惊了,青江也吃了一惊,他也不知道石切丸为什么会突然不害羞了。
这样的情况一直到国中的时候也没有变,至于青江是怎么知道的,那是有一天放学他去找石切丸一起回家,在他走上去三楼的楼梯时不小心抬头看向三楼的走廊上似乎站着两个人,好奇心使他悄悄的走上去,好在那两个人在教室前的走廊上,看不到躲在楼梯口墙壁边的青江。
“那,那个石切丸同学…”
是一个女生的声音,他叫的名字……是石切丸?紧接着石切丸的声音也响起。
“嗯,是有什么事吗?”
石切丸礼貌的微笑着低头看向他面前脸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眼神还在躲闪的女生。
好啊,撞上了他被告白的时候!躲在墙后的青江在心里吐槽,至于怎么猜到的,那是经验了。
在好奇心的促使下,青江从墙后探了一些头出来,巧的是在他的视角刚好可以看见石切丸的表情,青江对自己的视力可是完全信任的。
“…抱歉,这么晚还留你下来…”
女生先是道歉,而石切丸则是摆摆手表示自己不在意,放下手一脸“有事便说吧”的表情。
女生像是在犹豫着什么,张了张嘴,又闭上最后还是鼓足了气闭上眼睛表情像是豁出去的一样。
“我,我喜欢你!!”
石切丸像是愣住了,青江原本以为他会害羞的脸红,因为石切丸从没有想过谈恋爱的事情,所以他也在犹豫…
但下一刻石切丸没有脸红也没有害羞,只是很平常的挠了挠脸一脸歉意的笑道。
“抱歉啊,我不能答应你,因为…”
女生听到这里以为自己还有一线希望连忙睁开眼睛急忙的打断石切丸的话。
“因为什么!”
因为什么…这也是青江现在的想法,他已经收回了探出的头,背对着墙壁转头看着楼梯想着要不要先走。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他也有一头长发,还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石切丸在面对女生打断他的话没有气恼反而很老实的缓缓说出来,这么说完时石切丸便抬起头看向楼梯口的方向,露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容。
女生听到石切丸的话时则是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没有了刚刚的那番紧张和不自然,变得突然冷静下来,片刻后女生叹了口气,带着一丝苦笑抬手撩了撩耳后的发丝。
“这样啊,我知道了,抱歉今天和你说这些。”
“不不,没事的,这个时间校门应该也快关了我们一起走吧?”
“诶好的,石切丸同学真是温柔啊,这么说起来也是这样的你怎么可能没人喜欢……”
女生这样说着时已经走到楼梯口,那里已经没有人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下楼。

而已经走到校门的青江停了下来,想了想还是到校门的一边站立着,他听到了,听到石切丸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一头长头发,青江下意识的抬手抚了抚脑后的长发。
一双漂亮的眼睛,青江又从头发摸到眼睛附近。
他说的会不会是自己?
青江光顾着想这些却没有看到石切丸和那位女生挥了挥手向他这边走来,待石切丸走近之后青江也没有及时发现反而被石切丸突然到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嘿,青江?”
“呜哇,啊哦,石切丸啊……你怎么在这?”
“咦?难道你不是在等我吗?”
“嗯嗯?啊是,嗯我是在等你。”
“那么我出来了,一起回家吧?”
石切丸像是没看出青江的异端,很自然的接了下去。
青江见他没看出来便也放下手,随意的插到口袋里,将提包像平常一样单手握着扛在肩上,走到前面回过头看向石切丸。
“走吧。”
石切丸愣了愣,便才一手提着包一边走到他的旁边。
“嗯。”

离他们不远处,原本应该和他们背向而驰的女生正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那两人的背影,突然一阵大风吹过,地上的树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风给卷起来,待树叶重新落下时原本应该站在原地的女生也消失不见了。
「年轻的除妖师啊…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高中的时候石切丸和青江又被分到了一个班级,在国中时他们虽然同在一个学校却不在一个班级里,所以到了高中知道他们俩在一个班时石切丸看上去很高兴,青江也是,但他也有点苦恼,因为他现在也要抬头看着石切丸了,比他高半个头的石切丸。
而且按三条家的现状,他们真是一个比一高,岩融现在已经是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了,身高也是达到了2米之高,今剑也是大学毕了业和岩融在一个地方工作,但身高却才是1米8多,石切丸则是高中就达到了1米8是整个年纪最高的,就连三条家另外两位已经上了国中的三日月和小狐丸,都已经长到了1米6,这都快赶上他了!
现在的孩子真是太可怕了,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啊…
青江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想到这个问题就不禁感叹,三条家啊…还是回去问问家里的那位兄长看怎么长高吧。
石切丸因为是学生会的一员今年也是高三毕业的学生了,所以要留在学校里帮忙打理学园祭的事情还有毕业会的安排。
不是学生会却是高三毕业生的青江表示不会安排这些活动便就先走了,石切丸也拿他没办法只好任由他今天独自一人回家了。
青江哼着歌走到回家路上必须经过的树林边,看到这树林他不禁又想起石切丸当年说的那个灰色的鸟居,破旧的屋子和可以祭拜的小房子。
这样想着青江便回过头看向旁边的树林,他的视力一直都很好,这是他的特点之一,所以他也去看到了在树林里高高的灰色鸟居。
“嗯嗯,还真的有啊。”
说着他便直接穿过挡在面前的树丛,走进林子里一步步的走到那座灰色的鸟居下。
“哦呀哦呀,石头做的鸟居啊,怪不得是灰色的呢。”
说完便从鸟居旁走过去,果不其然,当年幼小的石切丸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穿过鸟居的确就能看到破旧的屋子,而屋子的右边也的确有一座可以祭拜的小房子,但……

“既然在就出来吧。”
随着年龄的增长,青江身为除妖师对感应身边的灵力气息也逐渐变得更强,他是他们这一代除妖界里成长最快的除妖师,就连他的兄长数珠丸都和他打成平手,可见这几年来除了身高慢了点其他地方都有在飞快的进步。
「啊呀啊呀,已经变得这么强大了吗?小除妖师♪」
女人的声音一出现,紧跟着身子便也出现在灰色鸟居上,只见她还是当年的那副模样,白色的浴衣,黑色的长发感觉又长了些许,只见她轻飘飘的坐在鸟居上头发随着微风轻轻的飞在空中,同时还有一个绿色的光球也飞舞在女人的身边。
“说吧,是不是你偷走了石切丸的害羞感。”
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而是直接了当的问出自己想了很久终于确定的问题。
「不是偷,是拿哦,而且我只是帮他实现愿望而已。」
“愿望?他怎么可能会许那种愿望。”
「诶呀,这你得问他了。」
“……”
青江沉默了,这是他和女人第二次谈话,但明显还是对方很有理的样子,自己则像是无缘无故找茬的人一样,再说石切丸的那个愿望主要的根源还是因为他。
“那你打算把那个怎么样?”
青江指飞舞在女人身边的绿色光球。
「啊,这个嘛……我打算吃掉哦♪」
说着她伸手猛的抓住绿色的光球,作势在面前晃着像是时刻准备吃掉一样。
“我不允许!”
「诶呀?你又不是这个的主人凭什么这么说呢?」
“即使违反了除妖师的规定我也要帮他夺回来。”
「……」
这回难得轮到女人沉默了,半响,便见她松开手,绿色的光球便从她手里飞出来又再次飞舞在空中绕在女人身边。
女人缓缓的“站起身”,从空中慢慢的飘落到地面上,脚踏实地的走到青江面前。
「真的?」
青江迟疑会便才用力的点着头。
“是。”
「……」
女人又沉默了,只见她一脸无趣的转过身。
「啊啊,真是的,爱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力量…可惜我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
说完便又转过身来看向青江。
「我可以还给他,不过要我把愿望还回去是有代价的,代价就是我会不能再停留在阳间。」
“你停留在阳间这么久到底执念什么?”
「爱。」
“什么?”
「你还要不要了?不要我吃了♪」
“嗯嗯?等等,冷静。”
女人嗤的笑出声,边逗着光球玩边说道。
「要我还回去可以,不过我有要求。」
青江愣了愣,便又警惕起来。
“要求?”
「接着。」
绿色的光球被女人丢向青江的方向,青江连忙放下提包伸手稳稳的将光球接住,就在他松口气想回去道谢时一道猛烈的灵气朝他奔涌而来。
没有提前防备的青江就这样被那白色的灵气给打翻在地,只听他闷哼了一声,那灵气才慢慢的向四周消散。
青江从地上坐起身他现在只感觉到自己的右眼有点胀胀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去了一样,当他缓缓地睁开眼睛时他便更清楚的感觉到右眼的不适,从包里快速的翻出手机调成自拍模式对着自己的脸照着。
当青江看到自己的右眼变成红色竖瞳时不禁有些吃惊,他连忙放下手机看向四周,但并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身影。
「别找啦,我已经在这了。」
这时青江脖子上突然多了一条白色的围巾,声音也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这就是你的要求?”
青江这才反应过来,那女人说的要求。
「嗯?不行吗?果然为了他连这种都办不到吗…」
“我可没说。”
青江没好气的说道,他从地上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树叶和灰尘,拿上提包和确定了光球还在就准备要走。
「诶诶?就这么接受了?」
“……”
青江没有回答女人,他现在只想着把原来的那个石切丸找回来,而关键的东西就在他手里,不管付出了什么,就结果来说,还是挺好的。
只是让一个灵寄居而已,首先她不是恶灵,况且青江现在的力量也足以可以将她赶出去,但他没这么做,现在对他来说找回那个人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女人虚幻的身体飘在一侧,她静静的看着奔跑的青江,这就是爱的力量吗?真好啊…
女人释然的笑了笑。

至少就结果来说微笑才是最好的不是吗?

当青江气喘吁吁的跑到三条家门口准备敲门时,刚巧石切丸也到了家,当他看到浑身有些脏乱的青江时,想都没想就快步走过去帮他清理头发上的树叶。
青江见他的动作也是微微一笑,任由了他,将手里的绿色光球毫不犹豫的慢慢按进石切丸的腹部。

“回来吧,石切丸。”

当光球完全融入石切丸的身体时,青江只感觉到他的身体抖了一下,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

“欢迎回来,还有对不起…”

憋在心里许久的话终于在这个时候说出口,低下头原本以为对方会推开他,却没想到反而是被抱的更紧。

“我喜欢你。”

青江听到头顶上传来的声音,他有些迟疑的在石切丸怀里抬起头,当他看到那双认真的眼睛和那温和的微笑时,才慢慢的跟着笑起来。

“我也是。”

两人就在这暧昧的黄昏下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也终于互相坦白了各自的内心。

·END·

全程最佳助攻:女鬼姐姐。

【石青】被拿走的害羞[上]

[高亮]
本篇为短篇石青文。
三条家的的长幼顺序为大哥今剑,二哥岩融,三哥石切丸,老四小狐丸,老五三日月。
青江前期为金瞳。
猜猜那个女人是谁吧。
欢迎指错,感谢各位。

石切丸从小就是个很容易害羞的孩子,这点作为邻居的青江早就知道了,但就因为知道了这点当时还小的他也告诉过其他的小朋友,导致每次大家一起玩耍时石切丸便会一脸害羞的表情跑回家。
久而久之青江自己也感觉到一丝愧疚,虽然在他看来没什么的事却每次让石切丸都害羞的红了脸,但每次在学校里看见石切丸时却又放不下面子去说清楚怕他会因此而远离自己。
作为邻居的他们从小便是很好的朋友,也看得出他们都很依赖对方,幼稚园开始两人便是一个班,到了国小也是。
而这天石切丸独自一人跑在回家的路上。
是的,他们又来了。
又来说让他害羞的事情。
也不知是跑的太急还是路上有东西绊住了他,总之石切丸摔到了。
慢慢的他从地上坐起来,两手握成拳头状,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下来,抬起手用已经沾染灰尘的袖子擦了擦脸,原本白净可爱的脸蛋上多了灰灰的污渍。
但就在他擦着眼泪时,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旁边的树林里似乎有座灰色的鸟居,这是石切丸头一次看到灰色的鸟居,和平时的红色鸟居不同,这让本来就很喜欢新奇事物的孩子停下哭泣。
石切丸从地上站了起来,简单的拍拍身上的灰尘再是胡乱的抹掉脸上的眼泪,然后他便穿过旁边的树林向那座灰色的鸟居走去。
当石切丸走到鸟居时天色也已经慢慢的变成了黄昏,走近才发现这座鸟居是用灰色的石头做成的,而在鸟居后面还有一座破旧的小屋子,推开屋子的门,里面也是乱七八糟,就在石切丸关上门想走时,他有又看到旁边有一个似乎是可以参拜的小房子。
因为小房子的门是闭着的,门面前也有塞钱箱和铃,虽然也是同样破旧了些,但熟悉神社的石切丸还是看出了这两个分别是什么。
带着好奇心使石切丸从屋子的门口走向小房子,可能由于四周光线暗的原因石切丸并没有透过小房子的门看清里面是什么,但孩子的他还是抱着试试的心理放下背包从里拿出四个硬币,毫不犹豫的投入到塞钱箱里,跟着拉动铃的绳子,然后便像平常拜礼一样2拜2拍1拜的流程下来。
拜完后石切丸便重新直起身子,拿上书包背好再看了一眼那个小房子就想回身走时,却不知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人。
石切丸猝不及防的被吓得连忙后退了两步,还特地回头看了看有没有撞到塞钱箱,当再次回过头时女人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像是在打量他一样。
而石切丸此时也看清了那女人的样貌,全身白色的浴衣,头上也没有一点挂饰,黑色的长发就这么随意的披散着拖在地上,石切丸还在心里担心她走路时会不会踩到自己头发而摔到,但当他和那女人的视线对上时又被吓了一跳,因为那个女人的眼睛是罕见的红瞳。
「诶呀诶呀,你这孩子竟然看得到我♪」
女人笑眯眯的先开口说道。
听着女人声音都有点轻飘飘的,石切丸皱紧眉头尽量让自己平常心下来,站在原地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你是谁?”
「嗯嗯,原来是三条家的孩子啊,怪不得呢,早就听说三条家的五个孩子里,有个孩子比较特殊,那个孩子恐怕就是你吧。」
女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他的身份。
石切丸已经冷静了下来,他没有放松警惕,今天已经被这女人连续吓了两次了,现在连身份都猜到了一半,可不能再被她吓到了,但就在下一刻石切丸便把刚刚那话收了回来,因为…他看见那个女人的脚离开地面飘起来了!
正常人会脚离地飘起来吗!?
石切丸承认他刚才还是被吓到了,整理了下有些混乱的思绪,一副吃惊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有些颤抖的开口。
“你…你是灵!”
这会轮到女人愣住了,飘在空中的身子停顿了会,便才重新飘着,只见她饶有兴趣的表情一手摸着下巴,眯起眼看着向石切丸。
「啊呀,答对了哦♪让我想想给你什么奖励吧!嗯…实现你一个愿望怎么样?」
石切丸原本已经转身打算马上就跑的身子,突然听到女人这么一说给硬生生的停住了。
“真…真的可以吗?”
女人原本也以为石切丸会拒绝她跑走,但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时不禁笑意更深,弯起眸点着头。
「是真的哦,你没有听错,千真万确。」
石切丸转回身低着头,两手犹犹豫豫的打着架,心里纠结着该不该相信她。
而女人那边见他转回来也不惊讶,很有耐心的飘在空中等待他的答案。
“…那,那可以把我害羞的感觉拿走吗!”
片刻后她听到这样的愿望。
「当然,可以♪」

等石切丸回到家时,青江也在,其他四个兄弟也纷纷跑了过来,先是最小的弟弟三日月扑了过来,石切丸连忙伸出两手将他接住却没抱到怀里,换了鞋拉着三日月宗近走到走廊上,而这时身为大哥的今剑和二哥岩融才带着四弟小狐丸还有身后的笑面青江缓缓走过来。
“石切丸,去哪里了?”
这是大哥今剑的问话。
一边的二哥岩融拉了拉今剑的袖子,上前挡在石切丸和今剑中间。
“嘛啊,别这么凶,我来我来!”
安抚了今剑便转过身来蹲下边整理着石切丸的头发边问道。
“呐,这衣服是在哪摔跤了吗?弄的那么脏,还有头发也带了几片树叶回来,是打算再给家里添绿么,哈哈哈。”
“岩融,你在问什么呢?”
“嘛啊,你别急啦,给他自己说!”
石切丸身边的三日月见二哥帮石切丸整理头发便也学着帮自家三哥整理起来。
“非常抱歉,今天去了树林里玩,一下子忘了时间…”
石切丸任了两人帮自己顺理头发,一边开始解释自己今天问什么回来这么晚。
“去树林?”
“嗯……”
“你在树林里玩什么?”
“…我看到了鸟居和一个屋子还有一个小房子。”
石切丸老老实实的承认了。
“然后呢?”
“然后在屋子门口睡过头了…”
却隐藏了那个女人的事实。
“嘛啊,我就说没事的吧,不过真没摔倒哪里吧?”
“原本是摔了一跤,不过没事的。”
一旁三日月连忙放下手来关心道。
“兄长真的没事吗?”
而同时今剑身后的青江也张了张嘴,听到三日月的话便又闭上没说话。
石切丸摇摇头给他一个放心的笑容。
“没事的,真的没事。”
说着还转了一圈,的确,石切丸身上除了衣服和脸有些脏外到真没看见哪里受伤了。
“好了好了,安全回来就好,下不为例,就算去玩也要提前说一声知道吗?去洗澡吧,然后一起吃饭,青江也留下来吧。”
今剑也作罢,不再追究,人回来就好,说完一番话后便拉着一旁吃着油豆腐不说话的小狐丸转身走向饭厅。
岩融也起身抱起三日月边哄着他边也带着去了饭厅。
最后只剩下青江和石切丸在走廊上。
石切丸也松了口气,将书包卸下来放到衣架上挂着,走到青江面前,
“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抱歉,今天他们又说了那种事…”
石切丸见他提那件事连忙摆摆手。
“不怪你的又不是你说的,为什么总是道歉啊,没事啦。”
“我…嗯,我回家了,明天见吧。”
说完青江便绕过他。
“诶,不留下来一起吃饭吗?”
石切丸也转过身去看向正在换鞋的青江。
“嗯,不了,今天家里煮了好吃的。”
换好鞋便开了门,走到门外,在准备关门的时候又说道。
“明天一起走吧?”
石切丸愣了一下,便才点点头。
“嗯!”
得到回应,青江也终于笑起来,朝他点点头便关上了门。
而之后石切丸便去洗了澡,吃了饭,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看着墙壁上的时钟,离她说的那个时间还很早啊,那就睡会吧,就睡会。
带着这样的念头石切丸便在床上沉沉睡去,片刻后今剑打开了房门见在床上已经睡着的石切丸只好轻手轻脚走过去帮盖好了被子关了灯再关上房门,悄声离去。
墙上的时钟也在滴滴答答的走动着,窗外的夜色也逐渐越来越暗下来,今夜天空上的月亮被乌云遮了起来,时间也随着一家家关灯睡觉中流走。
当时钟指到午夜三点时,一身穿着白色的浴衣的黑发女人悄然出现在石切丸的房间里,只见她平稳的飘到床边,伸手抚上石切丸的额头,慢慢的引出了一个绿色的光球,随后便见那光球飞到女人身边。
同时女人也收回收,碰了碰那光球,自顾自的说了句。
「那么,你的害羞我就暂且保管了♪」
任由那光球飞舞在自己身边,既然事干完了就得赶紧走,不然又有麻烦。
这么想着女人便从石切丸的房间的窗户飘出去,刚落到隔壁的房顶上时脖子上便多了把刀刃。
女人叹了口气,抬手轻轻的弹开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反身飘到空中,两手抱臂低下头看着站在下面的青江。
「诶呀诶呀,真没想到啊♪这孩子还认识除妖师大人呢。」
“你对他做了什么?”
「呼呼…。你生气了?我动了你的东西♪」
“……”
青江没说话,金色的瞳孔死死的盯着飘在空中的女人。
「嗯哼♪那我就当默认了?年轻人真好啊。」
说着便转身飘走了。
青江也没有去追,他有自知之明,对方是高等智商的灵,在没有干过坏事的情况下,是不能随意斩杀的。
好在,那个人没事。
收起手里的刀,看了眼石切丸的房间便才退后几步消失在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