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初月鸢

头像源椰子老师。背景源蓝子老师。

是个喜欢OldBa1的人。

是个兔耳控。双马尾控。
型月接受部分bg,乙女向。‖高文过激推
凹凸安艾‖安迷修过激推
TR石青,三日石‖婚刀石切丸
aph主瓦修,越妹←最近沉迷越妹

关于国庆怎么过⑴

·内容含有许多捏造,之前很少看鱼总直播所以也只是看最近视频什么理解的xooc的话非常抱歉[士下座]

·切勿上升真人,这只是纯属个人架空的幻想

·禁止一切无授权二传到别的任何社交平台,和谐吃粮,爱护你我他

·摘取国庆前白哥哥约鱼总一起玩的幻想

·不是腐向不是腐向不是腐向!!!!白哥哥都是骚话你们懂的!鱼总是各种直男发言偶尔会说到点子上的那种!!!!!!





那是夏末的一个午后。


一道没有任何预兆而忽然响起的来电铃声把正在床上午睡的人吵醒了,很快一只纤白的手伸出把还在响个不停的手机给拿了过来。

盖在腹部上的薄毯没有因为他这样的姿势而滑落,房间里的空调温度也是正常,户外的阳光从两边合闭的窗帘缝隙中偷偷溜了进来洒在木地板上,但即使是这样如此舒适的环境也不能缓解被突然吵醒的起床气,特别是中午的午睡时间。

良好的家教素养使他没有马上挂掉这通来电,大拇指轻按在绿色的接通键上,待看清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备注后便才松开。

“喂?”许是来不及喝水润喉的原因,此刻人刚起床的声音是有些沙哑音。

“歪歪——是鱼总吗,你那边是刚起床?声音听起来不太对劲啊。”电话那头传来了带有口音又有些慵懒的声音。

“咳,嗯,我刚好准备要起床。怎么了,白总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是有事吗?”一边手拿着手机一边从床上坐起来,空闲着的手伸到一旁的床头柜上把睡前准备好的水杯端了过来,刚递到嘴边要喝却没忍住打了个无声的小哈欠。

“啊?干什么,鱼总你这话就不对了,没事怎么就不能打给你了吗,这么绝情的吗,鱼总。开始了。”对面话后跟着的偷笑声已经暴露这人是在调侃自己,一口水差点就没喝下去。

连忙把水杯放回到柜头上抬起手背擦拭去嘴角残余的水渍,润过水后的声带果然就比刚起床时好了许多,跟着发出无奈的轻笑声。

“诶诶,我可没那么说啊白总,你这就不对了。怎么能随便曲解人的话呢,对吧。万一身边有小孩教坏了怎么办。”迎合着对面人的同时顺手把滑到大腿边的薄毯扯了过来,单手把其叠好遂放到身后的枕头上。

“哈?什么,你在说什么鱼总,怎么回事的你就有小孩了吗,多大了啊。”

“诶,你这,这就,不对我还没结婚呢,白总你别乱说。”

“哈哈我这不是开玩笑嘛。哎算了算了,不逗鱼总了,我就先把要事说了吧嗯哼。”对面也像是不打算继续皮扯了,清了清嗓子顿住。

“嗯嗯,白总你说吧。”说着,人便下了床穿着拖鞋走进外面的卫生间里,趁着对方还没开始说话时把电话模式调成了免提放在镜子前的架子上。

“好,那我开始说了啊。是这样的,我们这边呢,就是你知道的,瓦不管甜瓜我的这些兄弟们几个啊。”

“嗯,瓦不管甜瓜,有印象的。”拿起了梳子对着镜子开始梳起踏下去的刘海,一边一心二用的回答着。

“昂昂,就是,我们几个呢最近是打算在线下面个基什么的玩玩嘛,时间呢是想在这国庆之后这样的,我呢,就是想来问问鱼总你国庆时间怎么安排的,就有没有空一起玩之类的。”对面像是有些紧张的样子,语句中重复了许多词汇。

“嗯……。”在对方说那么一大段话的时间里头鱼已经把自己的发型给梳理好了,将梳子放回原处顺势把手机给拿了起来,按掉了免提模式,重新贴回至耳边。

“我没问题啊,我国庆也就排位嘛你知道的,就那中午和晚上两个小时不能动。其他就都行,中午排位完我到三四点这样就下了,晚上倒是不定的。”简单的思考衡量过后一本正经的给对面人一个认真的回复。

“噢,噢好、好。那我也去和他们说声,鱼总你可是我这边的特别邀请的嘉宾喔!我这边的粉丝倒是有挺多很喜欢你来玩的呢,时不时就有弹幕问我什么时候叫鱼总一起玩啊什么的,我就要和他们解释人家鱼总也有自己的安排等有时间问问,这点鱼总你得帮我作证啊。”老白心里正感慨着呢,对面就说完了弄得他一下没回过神差点丢人了。

“行!哈哈,会帮忙作个证的,白总也厉害啊,别说得我好像一个著名人物一样的,要谦虚低调些。”

“啥啊,又开始了。鱼总你可是榜上前五的屠皇啊这还不够著名吗。还低调哈哈挂了挂了,国庆见。”

“好,国庆见。”


挂了电话便随手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打开冰箱从里面翻出了一些开封就能吃的零嘴,堆积一手后顺势在下层拿了根冰棒便才把冰箱门给关上,手托着堆成小山的零嘴走到电视机前的沙发边坐下,将零嘴放到专门装它们用的小碗盆里,遂便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一边把冰棒的包装袋撕开。

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现在的时间离他自己开播打排位的时间还有一点空闲,索性就吃吃零嘴看看电视打发一下咯,这样想着另只空闲的手却把手机给摸了出来,看此情节也只好打开了手机,映入眼眸里的是备注了‘白总’两个字样的人给自己发了几条消息。


“鱼总在吗?”

“我打电话了啊”



看了眼发送时间明显是在自己还在午睡时发的,但打来时却是隔了有半个小时之久。

点开了键盘却在打字时犹豫了,悬在屏幕上方的大拇指在停了那么几秒后按下了。

“国庆见”

想了想,又打了句过去。

“白总记得通知我具体时间哈”

对面很快也回复了,想必也是在看着手机。

“OK~”

刚好吃完最后一口冰棒看到对方的波浪线不禁轻笑了声,随即便关了手机丢在一旁的沙发软垫上,两指夹着冰棍的木棒精准地丢进了有段距离的垃圾桶里。

往怀里塞了个抱枕边吃着零嘴边神色自若的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恐怖电影。这年头的恐怖电影,有点不给力啊。

评论(1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