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初月鸢

cn夕月。头像源满月老师。是个兔耳控。
型月接受部分bg,乙女向。‖高文过激推
凹凸安艾‖安迷修过激推
TR石青,三日石‖婚刀石切丸
aph主瓦修

【瑞安】雨天。

·OOC有,慎点。

·第一次尝试瑞安,如有不足请私聊我。

·本文现代pa,散发瑞,两人已交往,并同居。



秋冬季的雨天气一直都是令人很烦恼的一件事,特别是对于G市的一些工作党来说,他们几乎每天都要换一件衣服,要是衣服没干的话,的确就会变得很棘手。*[工作服往往有两套。]

G市的雨已经下了一个星期了,直到今天才有了减小的趋势,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正好是这城市的下班高峰期,原本是寥寥无几的地铁站台,现也逐渐站满了人,而在这群混杂着工作党和学生党的人群里,格瑞也身在其中。

劳累了一天,好不容易挤上了回家的地铁,却被车上的人群毫不留情的挤在门口边上,进不去车箱内反而很容易出去倒也是方便,早已经历过多次的他,已经习惯性的不去挤进去,反之很享受站在门口,一手握着栏杆稳定自己的重心,另只手则去手提包的口袋里把手机摸出来拿在手里。

拇指按下手机侧的开关机按键,屏幕也随之亮起,明晃晃的时间摆在格瑞面前,但他的注意力似乎不在时间上。

「没有那家伙的消息,是已经到家了吗。」

屏幕准备自动黑屏时他才看了眼时间,六点半了。

估摸着自己到家的时间大概要到七点,今天的客流量有点大,果然是临近小年了吗。

不过刚刚下来坐地铁时,上面还在下雨,虽然下着的是小雨,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带伞,这么想着时,手上的行动却比自己的大脑先一步动了起来,打开没有收起来的手机,滑动,解锁,大拇指点开微信,随后入眼便是一堆红点消息,唯独特意置顶的那个人没有给自己留言,点进聊天窗,最后的消息时间停留在中午,对方问自己回不回去吃饭的消息,这才想起自己今天中午太忙,没有时间回复只来得及匆匆看一眼,挑了工作需要的消息其他的便都没理会,回过神按出键盘回了句。

[中午太忙没来得及回复。]

想了想,又打了句。

[带伞了么,没带我去接你。]

点击了发送,便关了手机收进手提包里,刚巧地铁也到了自己要下的站台,待门打开了,格瑞便第一个走出了地铁,速度之快,导致在他身后的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刷了出站卡,然后人就站在了去地面上的手扶电梯上。

出了地铁站回到上面后,格瑞脸上平平淡淡的神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就像意料之中一样,即使外面依旧在下雨,他的表情也没有大的变化,不过现在看这雨势比之前还要小了些,估计过了今天就会停止了。

伸手从提手包里拿出雨伞,撑开,挡在头顶上,走进雨里,身边的湿气已经变得很浓厚了,一路上脚下的地面时不时会有几处水洼挡着路,没办法,格瑞只好放慢脚步,完美的绕开水洼再向前走去。

幸而自己和那人一起买的房子离地铁站不远,直直走了三四分钟,拐了个弯,再走进小区用了两分钟这样便到了自家的楼底。

刷了开门卡,推开单元的玻璃门,关起了雨伞,才走进楼里,甩了甩雨伞上的雨渍,拿在手里,向前走了几步踏上楼梯,走到三楼时便停了下来。

301,是他们俩最后决定的家。

掏出钥匙把门打开,进去便一览无余,两房一厅,最基本简单的搭配。

其实一开始这里是两人合租住的,而两个人的关系原本也只是普通的室友,因为当时在同一个学校里,想着互相有个照应,所以就一起租这套房子。

当然格瑞不是这么想的,当时的情况是学校没有空余的位置了,而安迷修这个人缠的太紧了,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合租。

至于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关系呢,那都是去年冬天的事了,格瑞摇摇头,怎么又想起那件事了,要是当时不陪那家伙喝酒就好了。

进来后便顺手把门给关上,习惯性的抬头看向厨房,没有传来菜香和油烟机的声音,卫生间也是关着灯,房间…。

目光停在了房间,将手里的手提包放在客厅的沙发上,鞋也没换的去了他们的房间,但事实在眼前,推开房门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就连旁边的客房也没有。

格瑞心里有了最坏的打算,但他只是微微皱了眉,并没有太过慌张的表现,虽然心里的确有些慌乱。

他反身回到客厅里,拿起手提包,从里面找到自己的手机,按了按键,屏幕上便显示出一条未读的微信消息,不忙不慌的把手机解锁打开,点了微信,入眼的便是自己特别置顶的那个人回了。


[带了带了,我晚点回去。]


看到这条消息,时间是前三分钟,现在回应该还在,即使一只手打字也是迅速,很快格瑞便回了一条过去。

[今天不是加班日。在哪,我去找你,顺便吃饭。]

对面也没有马上回,过了大概两分钟左右,格瑞手里的手机才收到新的消息。

[败给你了,在学校这边呢!]

「在那里干什么?」格瑞看到人的回话心里不禁有点疑惑,但没有马上回复而是等了一分钟才回了两个字。

[等我。]

没等对面回复,格瑞便关了手机,从一旁的衣帽架上取下一件灰色的大衣,手机也顺手放进了大衣的口袋里,拿了伞,打开门准备走时,视角又看到衣帽架上的羊毛围巾,是一条浅棕色的羊毛围巾。

轻叹了口气,粗心的家伙,伸手将围巾取下戴在自己脖子上后,便走出了门,把门关上,就直接顺着楼梯往下走。

用了比回来时更快一些的脚步,出了小区,向左走,路上的行人也逐渐稀少,天色也已经变暗了许多,现在是晚上七点,大多数人都在家里吃饭了,明天也刚好是休息日,大冷天也让很多人更愿意在家里待着。

再往前面走就是一所大学了,也是当初两人相遇的地方,看着这令人怀念的地方,格瑞脸上却看不出一丝怀念感,他的眼神一直看着前方,即使身边走过几个对他犯花痴的女孩子,他也没理会,如果你从他的视角看的话就能看到这样的一个场景。

立在路边一根高压电线杆下有一个纸箱和一个人,纸箱里似乎有一只灰色的猫头在向外张望,而那个人呢,则是单膝蹲在地上,一手举着雨伞前倾挡在纸箱上,但代价是他的被雨无情的淋到了,而他另只手则是伸向纸箱里,似在安抚着因为雨天而惊慌失措的小猫。

格瑞在离这个人有五步距离时停了下来,他看着这个场景中的那个人,眼神变得有些深情,但很快便掩饰好走过去,在那人身边停下来,黑色的雨伞挡在安迷修的上方,遮住了路灯照下来的光,而在光被遮住时安迷修也抬起头看向帮他挡雨的格瑞。

只见他微愣了下,便才像以往一样对他扬起嘴角。

[来啦?]

格瑞一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举着伞的手没有遮挡住他低头看对方的脸。

[嗯。]

即使对方是简单的回答,安迷修心里也升起了阵阵暖意,向他释然的笑了笑,便重新低下头,先是收起来雨伞,再是把纸箱从地上搬起来,挪一步站到格瑞的伞里,转过头对他笑道。

[啊呀,多亏你来了,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回去呢。]

格瑞目睹着他全部的动作,没有半分阻拦的意思,任由他抱着那个带着一只猫的纸箱站到他身边,微侧过头,眼神看向人。

[要养?]

[对,不然把它一个人留在这里太可怜啦!]

那口气像是一个正义战士一样,周身仿佛还自带闪光似的。

[行。]

说完这句话,格瑞便抬起一手将自己脖子上已经戴暖和的围巾给身旁这人的脖子上,即使单手,也很细致的给人把围巾好好的围在脖子上。

脖颈处传来的温暖让安迷修回过神来,他有些惊讶,但很快便适应了,毕竟,他的这个恋人就是这样,表面上冷的要死,其实内心里却是很会照顾人的。

见他答应了,安迷修也不客气的向身旁的人凑近了些,空出一手迅速挽住了人的左手臂,带着他向前走去。

[那我们就走吧,顺便给小瑞买吃的。]

「小瑞…。就已经取好名了吗。」

格瑞心里无奈的吐槽着,他这位恋人的取名速度。

[嗯,那今天吃火锅吧。]

[唔…这种天气吃火锅的确很合情合理呢,嗯正好可以暖身子,那走吧,我记得最后一次吃火锅还是在很久之前呢……]


两个人就这样一边聊着吃的,一边向火锅店的方向走去,从背影看过去还真是一对很相爱的情侣呢。

夜晚的夜空中开始飘下了点点白色的雪花,似乎在预示着天高气爽的秋季已经走过,代表寒冷的冬季已经真正降临。


♢END♢

评论(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