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初月鸢

cn夕月。头像源满月老师。是个兔耳控。
型月接受部分bg,乙女向。‖高文过激推
凹凸安艾‖安迷修过激推
TR石青,三日石‖婚刀石切丸
aph主瓦修

【安凯】骑士x魔女

本文原作者:沈祁北
已授权转载至lof。


--
--
凯莉躺在靠椅上,眯起眼睛打量着今天早上骑士大人遣侍从送来的一束白玫瑰。支起身子拿过那束玫瑰花,放在鼻尖处轻嗅,一阵露水混着花香的清新味道钻进鼻中,闻起来真让人感到舒服。

哼。

凯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垃圾桶,把手中的白玫瑰扔了进去。“可笑。”不屑的拍了拍手后,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
--
“安迷修骑士,”戏谑的声音在窗沿边响起,月光轻轻柔柔的落在凯莉的身上,长发被夜风吹起,她冲坐在书桌前看书的骑士眨了眨眼睛,“晚上好呀。”

听到声音安迷修抬起头来,好看的眼睛中忽然闪烁着亮光。他站起身走到窗沿边,想把凯莉从窗沿边抱下,却还没等他伸出手,凯莉就已经从窗沿边一跃而下。

柔软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飞扬起来,划过安迷修的手指。安迷修伸手撩过她的一缕黑发,放在唇边轻吻,“晚上好,我亲爱的凯莉小姐。”

哼,装腔作势。凯莉看着眼前的安迷修眯了眯眼睛,轻哼了一声。走到书桌前,眼睛落在先前安迷修看的那本书上。

弗洛伊德的爱情心理学。

安迷修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正巧落在那本书上,他抬起手掩住嘴唇轻咳了声,快步走过去将桌面上的书合起来放到书架上。

“这么晚了凯莉小姐还来在下的家中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凯莉抬起眼睛看了眼那本被安迷修收入书架的书撇了撇嘴角,本小姐才不稀罕看你这破书呢。安迷修似乎是发现了她的这个小动作,嘴角边露出一个笑容。

--
--
凯莉走到书架边,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还没等她翻页,书就被风吹了开来,正好吹到夹着卡片的那一页。她想拿出那张卡片看看上边写的什么,却还没碰到它就被风轻悠悠的吹落到了地面上。

很巧的是落到地面上的那一面是正面。她低下头去看那张落在地面上的卡片,刚看到她就笑了起来,因为卡片的正面赫然写着两个字。

凯莉。

--
--
“安迷修,为什么一定要不择手段杀死魔女呢?”

她好听的声音顺着空气传来,安迷修看向凯莉,那双深邃如大海深处的瞳孔中似乎泛起了一点儿星光。他动了动嘴唇,却没发出声音。

“算啦,安迷修骑士。都那么晚啦,我再不离开这儿要是被人发现你和一个魔女幽会那你可就倒大霉啦!”

凯莉弯下腰从地上捡起那张卡片放回书里边,而后对安迷修摆了摆手。路过安迷修身边的时候她还特意凑近他的耳边,吹了阵热气

“Good night,Knight anmixiu.”

--
--
为什么一定要不择手段杀死魔女呢?

安迷修躺在床上,看着昏黄的吊灯想着凯莉对他说的那句话。

“为了国家,和人民。”

他是想对凯莉这么说来着,可是看着她那副模样,他要说出口的话忽然就梗在了喉口。

他是爱凯莉的。从前是,现在也是,这深沉的爱意即便在她成为一名魔女之后也没能减弱半分。

在这个国家里,没有任何人会允许一名刚正不阿的骑士与一位脏污不堪的魔女在一起。

所有人都痛恨魔女,恨不得将其置于死地而后快。而骑士,正是为了杀死魔女而生的至高无上的职业。

“骑士和魔女,是不会有未来的。”

--
--
“凯莉小姐,”凯莉刚洗漱完毕就有人敲响她家的门,她放下手里的早餐走过去打开门,“这是骑士大人送给您的花。”还没等她看清楚,那个人就把一束花塞进她的怀中,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

抬起头看着那个人飞快逃离的背影嘴角边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哼,这么惧怕魔女又为什么要来呢。

她低下头看了眼怀中的花,今天的花是粉蔷薇,花瓣上还沾有露水,应该是刚采摘下来不久的。

凯莉挑起嘴角轻哼一声,转身进入家中,从花束里取出一支开的正盛的粉蔷薇插入花瓶中,其余的花儿便被她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想把你也拉进泥潭里,因为只有你与我一同脏污,我才敢爱你。”

凯莉盯着这一朵粉蔷薇出神,她似乎看到了在她和安迷修还没有成为魔女和骑士之前的那段时光,属于他们的,最美好的时光。

现在?物是人非。

--
--
安迷修再次见到凯莉是在监牢里。

“安迷修骑士,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呢。”凯莉笑嘻嘻的冲安迷修打招呼,安迷修只是看她一眼,抿了抿嘴唇,并没有说什么。

哼。看着安迷修这副模样凯莉轻轻弯了弯嘴角,忽然她伸手抬起安迷修的脸庞,迫使他的眼睛和她对视。

“安迷修,为什么一定要不择手段杀死魔女呢?”

安迷修看着凯莉那双湛蓝如大海的眼睛忽然轻轻笑出了声。时隔多年,这双眼睛依旧澄澈,真好看。

“没有为什么。”

他这么说。

--
--
凯莉靠在墙边听着外边吵吵嚷嚷的声音,那些声音里都饱含着兴奋和喜悦,因为他们最憎恶的魔女在今天的黄昏时分就要被处以火刑啦。

害怕吗?有什么好害怕的。

凯莉从口袋里拿出一颗棒棒糖,解了糖纸扔进嘴里,甜腻的味道从舌尖蔓延开来。

是草莓味的,她最喜欢的味道,不过也许这是她能吃的最后一颗草莓味的糖啦,这么想起来倒也还是有点儿遗憾的呢。

没有理由吗?安迷修,其实你早就知道理由了,你不过是不愿说罢了。

“哼,真是讽刺呢,安迷修。”

凯莉伸出手指圈绕着发梢,轻哼了一声后咬碎了口中甜腻的棒棒糖。

--
--
“凯莉,你害怕吗?”

安迷修低下头看着她脚下的干木柴,似乎有点呆怔。再过一会儿,这熊熊烈火就要从这干柴里冒起。

“死这种东西,本小姐才不会害怕呢。”

“倒是你,我亲爱的安迷修骑士,你怕不怕呢?我要是把你爱上一个魔女这件事说出来你也是不能活着的哟。”

听到她的话安迷修抬起头来与她对视,忽然他捧起她的脸,凑近她的嘴唇落下一个轻柔的像羽毛似的亲吻。

“我也不怕。”

--
--
“安迷修,为什么一定要不择手段杀死魔女呢?”

安迷修替她理了理杂乱的长发,听到这个问题他替她整理头发的手一顿。大概是过了几分钟,他才开口回答。

“为了国家,和人民。”

凯莉忽然沉默了。她看着身边低着头的安迷修,忽然就很想笑。直到她脚下的木柴被点燃,安迷修也没有抬起头来。

我亲爱的骑士,你是在逃避着什么吗?

看着安迷修依旧低着的头,她忽然就笑起来。这笑声在安迷修听起来很好听,这当然只是他自己的想法,在其他人听来,这笑声就如同恶魔的诅咒,尖锐刺耳。

--
--
也许只有在最绝望的时候,人才会流出猩红的血泪。那猩红的颜色顺着凯莉的眼眶流到下颔,刺眼极了。

“那么你呢?亲爱的骑士先生,你又是为了什么?”

安迷修忽然抬起头,伸出手抚过她湛蓝的像大海般的眼睛,嘴角一弯,露出那让人看了仿佛心田里都会溢出水来的温柔笑容。

那是他们初次见面时的笑容,凯莉很清楚的记得。

那是很久很久的事啦。那日她在花田里玩闹,忽然撞上一个少年,那少年被撞倒在地,他起来后第一时间竟然不是怪罪她撞倒了他。而是伸手扶她起来,等知道她没有受伤的时候,那少年轻轻弯起嘴角,对她说了一句话。

“在下安迷修,美丽的小姐,请问你叫什么?”

现在的他,也对她这么微笑着,然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因为我爱你。”

--
--
安迷修忽然伸手拥住了凯莉。

“凯莉。我爱你。”

TBC。

沈祁北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