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初月鸢

cn夕月。头像源满月老师。是个兔耳控。
型月接受部分bg,乙女向。‖高文过激推
凹凸安艾‖安迷修过激推
TR石青,三日石‖婚刀石切丸
aph主瓦修

【石青】被拿走的害羞[上]

[高亮]
本篇为短篇石青文。
三条家的的长幼顺序为大哥今剑,二哥岩融,三哥石切丸,老四小狐丸,老五三日月。
青江前期为金瞳。
猜猜那个女人是谁吧。
欢迎指错,感谢各位。

石切丸从小就是个很容易害羞的孩子,这点作为邻居的青江早就知道了,但就因为知道了这点当时还小的他也告诉过其他的小朋友,导致每次大家一起玩耍时石切丸便会一脸害羞的表情跑回家。
久而久之青江自己也感觉到一丝愧疚,虽然在他看来没什么的事却每次让石切丸都害羞的红了脸,但每次在学校里看见石切丸时却又放不下面子去说清楚怕他会因此而远离自己。
作为邻居的他们从小便是很好的朋友,也看得出他们都很依赖对方,幼稚园开始两人便是一个班,到了国小也是。
而这天石切丸独自一人跑在回家的路上。
是的,他们又来了。
又来说让他害羞的事情。
也不知是跑的太急还是路上有东西绊住了他,总之石切丸摔到了。
慢慢的他从地上坐起来,两手握成拳头状,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下来,抬起手用已经沾染灰尘的袖子擦了擦脸,原本白净可爱的脸蛋上多了灰灰的污渍。
但就在他擦着眼泪时,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旁边的树林里似乎有座灰色的鸟居,这是石切丸头一次看到灰色的鸟居,和平时的红色鸟居不同,这让本来就很喜欢新奇事物的孩子停下哭泣。
石切丸从地上站了起来,简单的拍拍身上的灰尘再是胡乱的抹掉脸上的眼泪,然后他便穿过旁边的树林向那座灰色的鸟居走去。
当石切丸走到鸟居时天色也已经慢慢的变成了黄昏,走近才发现这座鸟居是用灰色的石头做成的,而在鸟居后面还有一座破旧的小屋子,推开屋子的门,里面也是乱七八糟,就在石切丸关上门想走时,他有又看到旁边有一个似乎是可以参拜的小房子。
因为小房子的门是闭着的,门面前也有塞钱箱和铃,虽然也是同样破旧了些,但熟悉神社的石切丸还是看出了这两个分别是什么。
带着好奇心使石切丸从屋子的门口走向小房子,可能由于四周光线暗的原因石切丸并没有透过小房子的门看清里面是什么,但孩子的他还是抱着试试的心理放下背包从里拿出四个硬币,毫不犹豫的投入到塞钱箱里,跟着拉动铃的绳子,然后便像平常拜礼一样2拜2拍1拜的流程下来。
拜完后石切丸便重新直起身子,拿上书包背好再看了一眼那个小房子就想回身走时,却不知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人。
石切丸猝不及防的被吓得连忙后退了两步,还特地回头看了看有没有撞到塞钱箱,当再次回过头时女人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像是在打量他一样。
而石切丸此时也看清了那女人的样貌,全身白色的浴衣,头上也没有一点挂饰,黑色的长发就这么随意的披散着拖在地上,石切丸还在心里担心她走路时会不会踩到自己头发而摔到,但当他和那女人的视线对上时又被吓了一跳,因为那个女人的眼睛是罕见的红瞳。
「诶呀诶呀,你这孩子竟然看得到我♪」
女人笑眯眯的先开口说道。
听着女人声音都有点轻飘飘的,石切丸皱紧眉头尽量让自己平常心下来,站在原地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你是谁?”
「嗯嗯,原来是三条家的孩子啊,怪不得呢,早就听说三条家的五个孩子里,有个孩子比较特殊,那个孩子恐怕就是你吧。」
女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过来问他的身份。
石切丸已经冷静了下来,他没有放松警惕,今天已经被这女人连续吓了两次了,现在连身份都猜到了一半,可不能再被她吓到了,但就在下一刻石切丸便把刚刚那话收了回来,因为…他看见那个女人的脚离开地面飘起来了!
正常人会脚离地飘起来吗!?
石切丸承认他刚才还是被吓到了,整理了下有些混乱的思绪,一副吃惊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有些颤抖的开口。
“你…你是灵!”
这会轮到女人愣住了,飘在空中的身子停顿了会,便才重新飘着,只见她饶有兴趣的表情一手摸着下巴,眯起眼看着向石切丸。
「啊呀,答对了哦♪让我想想给你什么奖励吧!嗯…实现你一个愿望怎么样?」
石切丸原本已经转身打算马上就跑的身子,突然听到女人这么一说给硬生生的停住了。
“真…真的可以吗?”
女人原本也以为石切丸会拒绝她跑走,但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时不禁笑意更深,弯起眸点着头。
「是真的哦,你没有听错,千真万确。」
石切丸转回身低着头,两手犹犹豫豫的打着架,心里纠结着该不该相信她。
而女人那边见他转回来也不惊讶,很有耐心的飘在空中等待他的答案。
“…那,那可以把我害羞的感觉拿走吗!”
片刻后她听到这样的愿望。
「当然,可以♪」

等石切丸回到家时,青江也在,其他四个兄弟也纷纷跑了过来,先是最小的弟弟三日月扑了过来,石切丸连忙伸出两手将他接住却没抱到怀里,换了鞋拉着三日月宗近走到走廊上,而这时身为大哥的今剑和二哥岩融才带着四弟小狐丸还有身后的笑面青江缓缓走过来。
“石切丸,去哪里了?”
这是大哥今剑的问话。
一边的二哥岩融拉了拉今剑的袖子,上前挡在石切丸和今剑中间。
“嘛啊,别这么凶,我来我来!”
安抚了今剑便转过身来蹲下边整理着石切丸的头发边问道。
“呐,这衣服是在哪摔跤了吗?弄的那么脏,还有头发也带了几片树叶回来,是打算再给家里添绿么,哈哈哈。”
“岩融,你在问什么呢?”
“嘛啊,你别急啦,给他自己说!”
石切丸身边的三日月见二哥帮石切丸整理头发便也学着帮自家三哥整理起来。
“非常抱歉,今天去了树林里玩,一下子忘了时间…”
石切丸任了两人帮自己顺理头发,一边开始解释自己今天问什么回来这么晚。
“去树林?”
“嗯……”
“你在树林里玩什么?”
“…我看到了鸟居和一个屋子还有一个小房子。”
石切丸老老实实的承认了。
“然后呢?”
“然后在屋子门口睡过头了…”
却隐藏了那个女人的事实。
“嘛啊,我就说没事的吧,不过真没摔倒哪里吧?”
“原本是摔了一跤,不过没事的。”
一旁三日月连忙放下手来关心道。
“兄长真的没事吗?”
而同时今剑身后的青江也张了张嘴,听到三日月的话便又闭上没说话。
石切丸摇摇头给他一个放心的笑容。
“没事的,真的没事。”
说着还转了一圈,的确,石切丸身上除了衣服和脸有些脏外到真没看见哪里受伤了。
“好了好了,安全回来就好,下不为例,就算去玩也要提前说一声知道吗?去洗澡吧,然后一起吃饭,青江也留下来吧。”
今剑也作罢,不再追究,人回来就好,说完一番话后便拉着一旁吃着油豆腐不说话的小狐丸转身走向饭厅。
岩融也起身抱起三日月边哄着他边也带着去了饭厅。
最后只剩下青江和石切丸在走廊上。
石切丸也松了口气,将书包卸下来放到衣架上挂着,走到青江面前,
“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抱歉,今天他们又说了那种事…”
石切丸见他提那件事连忙摆摆手。
“不怪你的又不是你说的,为什么总是道歉啊,没事啦。”
“我…嗯,我回家了,明天见吧。”
说完青江便绕过他。
“诶,不留下来一起吃饭吗?”
石切丸也转过身去看向正在换鞋的青江。
“嗯,不了,今天家里煮了好吃的。”
换好鞋便开了门,走到门外,在准备关门的时候又说道。
“明天一起走吧?”
石切丸愣了一下,便才点点头。
“嗯!”
得到回应,青江也终于笑起来,朝他点点头便关上了门。
而之后石切丸便去洗了澡,吃了饭,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看着墙壁上的时钟,离她说的那个时间还很早啊,那就睡会吧,就睡会。
带着这样的念头石切丸便在床上沉沉睡去,片刻后今剑打开了房门见在床上已经睡着的石切丸只好轻手轻脚走过去帮盖好了被子关了灯再关上房门,悄声离去。
墙上的时钟也在滴滴答答的走动着,窗外的夜色也逐渐越来越暗下来,今夜天空上的月亮被乌云遮了起来,时间也随着一家家关灯睡觉中流走。
当时钟指到午夜三点时,一身穿着白色的浴衣的黑发女人悄然出现在石切丸的房间里,只见她平稳的飘到床边,伸手抚上石切丸的额头,慢慢的引出了一个绿色的光球,随后便见那光球飞到女人身边。
同时女人也收回收,碰了碰那光球,自顾自的说了句。
「那么,你的害羞我就暂且保管了♪」
任由那光球飞舞在自己身边,既然事干完了就得赶紧走,不然又有麻烦。
这么想着女人便从石切丸的房间的窗户飘出去,刚落到隔壁的房顶上时脖子上便多了把刀刃。
女人叹了口气,抬手轻轻的弹开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反身飘到空中,两手抱臂低下头看着站在下面的青江。
「诶呀诶呀,真没想到啊♪这孩子还认识除妖师大人呢。」
“你对他做了什么?”
「呼呼…。你生气了?我动了你的东西♪」
“……”
青江没说话,金色的瞳孔死死的盯着飘在空中的女人。
「嗯哼♪那我就当默认了?年轻人真好啊。」
说着便转身飘走了。
青江也没有去追,他有自知之明,对方是高等智商的灵,在没有干过坏事的情况下,是不能随意斩杀的。
好在,那个人没事。
收起手里的刀,看了眼石切丸的房间便才退后几步消失在黑夜中。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