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初月鸢

头像源椰子老师。背景源蓝子老师。

是个喜欢OldBa1的人。

是个兔耳控。双马尾控。
aph主瓦修,越妹←最近沉迷越妹

互吹念念碎


一开始喜欢他们是因为鱼总替白哥哥挡球那一瞬间给击中了,当时的我其实也有点迷茫吧……各种原因,但看他俩玩得怎么好玩突然就很喜欢了hhhhh然后……关于我的文,文风时好时坏…自己也拿捏不准,有时候写得顺手就一下就写完了💦有时候就唉……卡很久,因为要思考很多,比如这里他们应该怎么表现这里他们应该怎么样,各种场景在大脑里模拟,有时候十几次都不行就会困💤

然后互吹的话当然是继续写了,因为也攒了不少脑洞,《关于》篇我想想还有什么可以写的,猎人这个架空草稿已经快写完下了,现在卡着打斗方面,暂时……这些,有啥评论补充和编辑

我的猎人生活(一)


初遇上


混沌大陆,除去未知即又无边际的大海外,大陆上主要由四个具有代表性的国家组成,寒冷的北之国,炎热的南之国,勤俭的西之国,富饶的东之国。而大陆上生活的种族不止有人类,还有一些对人类怀有恶意和抵触的种族,人类为了保护自己,便在各自族群中诞生了类似于公会这样愿意换金钱帮忙做事的组织。

就像每国都有自己的规矩一样,每个国家的公会也有不同的分布,就比如普通公会和教会公会,它们不同的不只是名字上,还有意义。教会公会,顾名思义就是服从教会管理和调遣的公会,每个月甚至都有很高的俸禄可以拿,而普通公会就不同了,他们虽有准可证但全公会的上下支出都由公会自个承担,不管赚了还是亏了都是他们自己的事,同时他们也不受教会管理,除非触犯了该国法律才会被教会和国家制裁。当然,除了公会这样的组织外还有自由自在的赏金猎人,他们偶尔是一个团体,偶尔是一个两个人组合,他们不属于国家也不属于教会,人们也很少知道赏金猎人们的真实身份,他们时常都以斗篷遮住全身和脸,神秘又令人心悸,因为他们只为钱而工作,不管是什么委托,只要价格合他们心意,这单委托就算接了,但这难免也有人想要抓他们,城里的公告栏时不时就能上看到悬赏赏金猎人的通缉。


随着时代的进步,后来的猎人群里出现了排行榜,在猎人界不分你是教会公会还是普通公会甚至是赏金猎人都可以上榜,当然有心人还是把赏金猎人和教会公会、普通公会的猎人给区分开了,现在的排行榜被分成了两个,一边是红色的赏金猎人榜,一边则是蓝色的公会猎人榜。


头鱼是一名教会公会的普通猎人,虽然是普通猎人但他在公会猎人的排行榜上却不低,一直和榜一的虚伪无形争斗着,公会的人都以他为榜样,就连美女副会长都是他的粉丝,但他却对高上的职位不是很在乎,前代会长一直想让他接手,却连遭拒绝,无奈之下只好将这重任给了那一任的副会长。对此头鱼没有任何不满的表现反而对当上会长的朋友奉上了最真心的祝福和祝贺,这下公会里的所有人特别是女性,对他更是赞赏和崇拜,平常里对他也是礼貌有加,仿佛如高层猎人般对待。


而此时这位主人公正坐在酒吧台前的椅子上,只见他两手捧着比手掌还高的啤酒杯一边对吧台内说个不停的酒保点着头。


“你现在知道了吧?简单的说咱们这公会的初代会长其实不是人类而是个混血人类,这可是我在去送酒时在路过坊间时听到的!那里的长舌妇可多啦,头鱼你可能没听说过balabala……”手舞足蹈般地比划足以证明他这位老友憋了许久的话匣子。


“嗯、嗯…这的确很…嗯嗯,哈哈哈你说你说。”也许是真的很久没见了,头鱼心想着,手上捧着酒杯递到嘴边喝了口,不知为什么每到他喝时啤酒就会变得无味明明其他人喝时挺有味的,为此头鱼自己也疑惑了好久,但久而久之时间一长他也就无所谓了本来他也不怎么爱喝啤酒这类烈物。看着老友说的头头是道便索性随他去了,但现在见人越说越起劲不禁为他口无遮拦的状态担忧,下意识的左右打量着周围同时也抬起一手让人音量调小一些,两人本就是旧识多年这点小手势对方也马上领会到了声音也随之小了些,像想起什么似的笑着对头鱼说起过去的往事“想起当年刚进公会时头鱼不过是个刚开始长高的黄毛小子,而自己那时不过是一名普通酒保的事”现如今与当初也只是略有变化,荣身为酒保主管理的老友同时还是暗中打探情报的情报员,而头鱼自己则是普通的公会猎人只是最近小有名气了些而已。因为职位不同,两人的时间很容易就会完美错开,既然是难得一次的聊天也不想坏了对方的兴致,刚好这几天也是清闲在这和老友聊聊天促进感情何尝不是件好事,正这样想着出神时被老友的手肘给戳回神。


“你看那。”老友突然朝一旁转过头看上去被什么吸引了,“委托栏前的那妞,长得挺标致的,不过看着有些眼生…你说是不是从分公会来的。”


头鱼循着老友话里所指地方向看去,那少女的身边已经围了一些人,看他们的表情和眼神就不对,对此情形他不禁微微蹙起眉,刚想要站起身来右手边被一股劲力拽住,低头不解地朝人看去。


只见原本眯眯眼脸上挂着些浅笑的老友褪去了笑意满脸认真的抬首回看,“别去,引火上身对你现在很不利。”


“但不去他们就会对那女孩不利,而且还会给咱们公会丢脸。”一本正经的回答显露出人自身的做人原则。

“我知道,先静观其变。”老友说着这话时脸已经不再看向女孩或者头鱼而是转向坐在一旁上的斗篷人,刚刚这边座位上应该是没人才对,这个人……。


头鱼自然知道面前人的话无不道理,他也注意到了老友视线的转移,左右衡权了会后选择盯着少女那边的情况。


两人短暂争执时少女已经在贴着让人眼花缭乱的委托栏上寻找起委托,只见她一会看左上的一会又转到看右下的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来回挑选也浪费了不少时间,少女一点都不着急但她身边的有些人却等不了了。


“呦小妹妹,你是治疗系的啊。”少女的一身都是法术加成的布衣包裹,头上的天使光环更是惹人眼球,“怎么着,一个人没人组合是吧?想找什么类型的工作,哥哥来帮你啊。”这人边说着话边往少女身边贴近了些,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实则视线却一直盯着少女的翘臀就连手都不安分地靠近着。


“啪”


手被一个突然靠过来的少年拍开,只见那少年一脸正气,“小姐姐你可别被这家伙蛊惑了,他就是一个人渣,弟弟我可以担此保护你的重任哦~?”看上去不过刚十七六岁的大男孩,却做着和前人一样的行为,以自己是少年模样便凑近少女看上去似在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但少女至始至终都没有回应过他们一句话,对于他们的刻意靠近也是不动声色,其他人看势都以为少女默认了那两人的行为,纷纷都好言好语的凑上去想要争取。


“好好做个人不好吗。”


突然一旁原本安静喝果汁的斗篷人出声,他那听起来无奈又有些懒散地话语让当场的人都一下没反应过来。


“嘁,哪来的乞丐跑公会里来撒野了,别来管不该管的事。”一人朝斗篷人看去,谁想对方根本像是没听到一般继续喝起了果汁。


“喂你这……”话还没说完身旁便传来了“嘶啦”的一声,众人这才把视线重新转到了少女身上,而人此时正卷着委托准备收起来。


原来从头到尾一直无视他们的是面前的少女,正当有些人愤怒时一个人走过来伸出了一手拦住转身要走的少女。


“对不起,这位不知名的小姐,你不是这个公会的人恐怕这委托您是没办法带走了哦。”走上前拦路的正是一直观察着他们这边情况的头鱼,他在少女转身的那一瞬间捕捉到了她的胸口前并没有佩戴公会内特有的徽章,在他起身迅速地拦住后出声地却是还在吧台内的酒保老友,可见彼此之间的默契。


一旁围观了半天的猎人们这才跟着恍然大悟般地醒过来,从上一代开始公会里便规定身为公会的人就必须佩戴公会猎人的徽章才能从委托栏上撕下委托单,而面前的少女身上根本就没看到公会的徽章。一时间,都经过训练的猎人都纷纷下意识地准备掏出武器摆好了攻击姿势。


短发的少女看上去就像个打破隔壁家窗户的孩子一样呆呆站在原地一副不知该怎么解决的模样。但头鱼可不会因为她那幅样子而心软,正当他走上前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插入了进来。


“哎,我说你们是不是男人啊,几个糙汉子欺负个女人算什么啊。行了行了,你也就平时在我面前狠,到这种时候就跟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抱歉了啊各位,这人我带走咯。”


原本旁若无人的斗篷男人突然就落到少女身旁,边说着话边朝地上砸了个圆圆白白的球体,伴着一声“嘭”地声响很快一大股一大股的白色雾气蔓延在人群中,同时两人的身影也被这浓厚的烟雾给迅速遮盖住。


“他们跑了!”


话音刚落,一旁的窗户传来了巨大地破碎声,玻璃碎片如同天女散花般地洒落下来,许多离得近的人都为了自保而速速远离开来,看他们的样子完全没有要去追地打算,靠他们典型没有用。


一直站在酒吧台里面的酒保反而不忙不慌地拿起玻璃杯擦拭着只见他微微颔首,随即退开的众人身边掠过了一道比风还快的人影,那道人影还没看清是谁就已经过破窗的口向远处快变成小黑点的两人追去。

 @纸真的很好吃orz 告知自己还活着,并且马上就能发文了[咕咕咕]

来分享个今晚的粮,显微镜警告ni


一边重重说着“让你揍16!”一边打出了欧洲斩,来自欧的哥哥的愤怒

捏了个印象中的椰子老师,别看那些东西啦,亲亲你 @纸真的很好吃orz 

我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激动到手抖我真的,太开心了,我周末就给白哥哥上舰长。


我开始喊了,


3


2


1


0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了,等我搬完就开始修改,然后截图没有一个人出现我就不打tag了,最近在改文风,试试吧xx咳,我还是那句话我争取把所有出场人物表现得让你们看得出来是谁,我会去看他们的视频研究,所以制作时间会很长,抱歉啦!然后这是全部架空的世界观,除了人物其他都是我的虚构,如果感到不适我会少更这个系列,多更他们平常开黑的梗和玩笑,以上!

通知!第一篇初遇上,已经学完草稿了,找朋友借了平板,正在把草稿弄到平板上,然后转到我手机里,所以初遇篇上会在周末发出来!!!!!!因为还要修改,我争取把人物性格都刻画好一点,让大家认得出人物看不懂剧情[????]

通知!lo主手机被收了,只能晚上更新,非常抱歉!!!!!现实已经在用手写赶文了!铅笔写可擦,因为字太丑就不放出来献丑了,不会咕咕咕的!!!!这只是一场美丽的以为!!![发出萤老板的声音]如果白天椰子老师更新晚上我日爆[???]溜溜球